南京解放究竟在哪一天?

发布时间:2019-04-22 21:05 来源: 点击:1030

  今年是南京解放70周年,但是南京城究竟在哪一天获得解放?却一直存在不同说法。即使在本世纪新近出版的江苏、南京地方史权威著作中,仍然明显保持了这种认识上的分岐。2009年由中共南京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著的《中共南京地方史》认为南京解放是在4月23日;2011年由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组织编纂的《江苏通史·中华民国巻》则将南京解放的具体时间定格在4月24日凌晨2时许。

  历史上几种有代表性的不同说法

  一是23日解放说。时任担负渡江与解放南京任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8兵团副政委、南京警备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的江渭清,在《七十年征程》一书中明确写道:“1949年4月23日,我百万雄师全部渡过长江,于当晚解放南京城,把胜利的旗帜插上了国民党总统府门楼。”由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编著的长篇巨著《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中,亦持相同观点,内称:“(4月)23日,……我第八兵团一部于当晩渡过长江,进占南京、镇江。”

  二是24日解放说。1950年4月24日,南京市举行了各界人民庆祝南京解放一周年纪念大会,副市长柯庆施在报告中说:“今天是南京解放一周年。”这一天的《新华日报》也以“本报讯” 的名义,明确认为,“今天是南京解放一周年。”曾获得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由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编写的江苏地方史著作《江苏史纲》中明确认定,南京解放于1949年4月24日。书中写道:“第一0四师的先头部队,于24日凌晨2时许占领了国民党总统府,将一面战斗的红旗升上总统府门楼”。

  三是23日午夜解放说。这是一种介于23日解放与24日解放之间的帶有某种模糊性质的说法。因为“午夜” 的概念不够明确。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资料记载:“23日午夜,我第八兵团一部经浦囗渡江解放了国民党22年反动统治中心——南京城。”由南京解放前夕任中共南京市委委员的朱启銮主编的《南京人民革命史》称:“4月23日午夜,南京城和平解放,‘总统府’ 门楼上插上了人民解放军的红旗。”

  占领总统府应是南京解放的标志性事件

  这里,还需要首先弄清南京解放的主要标志是什么?弄清了这个问题,再去追寻这项标志性的事件发生在什么时间。按常识理解,要宣布一个城市的“解放” 或被占领,除需有效地控制全城外,还需占据有战略意义或象征意义的标志物,如中国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攻占督署衙门,俄国十月革命攻占彼得堡冬宫,二次大战中苏军攻克柏林时占领国会大厦等。如此,则南京城的解放除了应由解放军占领城内外各制高奌以控制全城外,关键的一奌,应是占领有象征意义的总统府。总统府,是南京政府的神经中枢,是国民党政权的象征。此前的一切最高决策,如总统蒋介石下野、代总统李宗仁求和等,均发生在此,也只有这里才有权作出事关政权命运的决策。

  由此可见,南京城的解放,决不是某一支先头部队渡过长江,登上下关江岸即可实现的;更不是某一支侦察小分队登陆南京即可实现的。在人类的战争史中,交战一方占领对方某个城市或海岛前,大多会派出、或多次派出侦察小分队运动至待占领区,而其任务亦仅为摸清敌情、待机配合,好为大部队顺利进攻创造条件。这种侦察分队的接敌活动,显然不能等同于正式占领。

  在上述关于南京解放日期的不同说法中,持不同观点者也都认为,解放军占领总统府,应是南京城解放的标志性事件。如持23日解放说的江渭清同志,在述及南京城得到解放时,特别标明,4月23日当晩,解放军先头部队“把胜利的旗帜插上了国民党总统府门楼”; 持24日解放说的《江苏史纲》,在述及解放军先头部队“将一面战斗的红旗升上总统府的门楼” 时,紧接着说明,“在晨风中迎风招展的红旗,象征着中国人民的决定性胜利” 。

  占领总统府的时间应为24日凌晨

  如上所述,作为南京城解放的重要标志,应为解放军占领总统府。那么,究竟是哪支部队,在什么时间最先占领了总统府呢?

  担负渡江占领南京任务的部队是人民解放军的第8兵团第35军。该军共有第103师、第104师和第105师3个师。

  23日晚,第103师的侦察连最先由浦口过江。根据1989年9月江苏党史资料专缉《渡江战役史事新探》记载,下关发电厂的一艘小火轮于当晩驶往江北,“约22时,小火轮载侦察连人员回到了下关,应工人邀请吃了夜餐之后,分成数组,向江边、向城內运动。”隨第103师侦察连之后过江的,是该师第307团第1营,他们作为师的先头部队,过江后首先在下关江边集结,迎候大部队过江。第103师的任务是占领并驻防中山北路、中山路、中山南路以西的地区。该师成建制的连队最早登上下关江岸的时间为23日22时,以往返江面一次半小时计,其第二批抵达下关的部队已是22时30分。以后参加运输的船只虽陆续增加,但估计第307团全团集结下关,已至24时,再待占领整个西城区及相关战略要害部位,均应是24日凌晨以后的事情了。

  第105师的渡江先头部队为该师第315团第2营。当年担任第315团政委的刘志诚,于1989年4月23日在《新华日报》发表纪念文章《解放南京的片断回忆》。刘文肯定:“二十四日凌晨二时,我团前卫营已全部到达了下关轮渡码头。”由此可见,直到24日凌晨2时,第105师才有1个营先头部队过江。该师为占领南京所进行的全部军事行动,则应尽在24日凌晨2时以后。

  真正负有占领总统府任务的部队是第35军的第104师部队。第104师在渡江行动中被列为全军战斗序列之首。按照第35军的统一部署,渡江占领南京的顺序为第104师、第103师(侦察连除外)、第105师。第104师应为渡江最早的部队,而该师又以第312团为先头部队。据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委员会编辑的《江苏解放风云录》记载,“4月24日凌晨2奌,在人民解放军陆续渡到南岸的时候,第三十五军第一0四师三一二团王政委在下关码头安排邴连长先帶上两个排去占领‘总统府’” 。1999年4月18日《新华日报》发表了对“第一个冲进总统府的解放军营长禇宝兴” 的专访文章。禇宝兴当年是解放军第35军第104师第312团第2营营长。报道说:“1949年4月23日晚11时多,312团一营率先过江,紧接着,他率领的二营过江,他们的任务是主攻总统府。”“当部队赶到总统府,已是凌晨1时多” 。1999年4月19日《服务导报》则在对禇宝兴的专访报道中称:“大约在24日凌晨2时许,2营部队到达‘总统府’ 大门前……在探明‘总统府’ 内确实并无强敌之后,四连连长张维三带领全连战士撞开‘总统府’ 正中大门向纵深冲锋,其他各连也全部冲入‘总统府’ 展开搜索,俘获了几名正在抢东西的国民党散兵游勇。”

  由此可见,首先占领总统府的部队是解放军第104师第312团;占领总统府的的时间为1949年4月24日凌晨2时后。

  正因为对南京解放的具体时间,存在着不同的解读,加之长期以来,南京城市也没有一个法定的解放纪念日,因而长期以来,社会、党政各界对南京解放的纪念日期,也就变来变去,甚至同一位领导、同一份报纸在不同的年代对此表述也不一样。例如曾在南京解放初期担任过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委员和中共南京市委主要领导职务的唐亮同志,在1959年4月24日称“今天是南京解放十周年”; 到1979年4月又说,“四月二十三日,我军解放了国民党统治二十二年的反革命中心——南京”。 作为南京市委的机关,《南京报》在1979年4月23日这一天,出了套红增刊,“庆祝南京解放三十周年” ;但到1989年,《南京日报》又在4月24日套红出版了“庆祝南京解放四十周年” 特刋。进入21世纪后,南京社会各界对南京解放的纪念,渐趋一致,选择在4月23日。2011年由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主持编纂出版的《南京通史·民国巻》认为:“人民解放军占领总统府的时间是4月24日凌晨,但进入南京城时间是4月23日深夜,所以就将1949年4月23日定为南京解放纪念日。”这一表述,较为合理地将解放军占领总统府与南京解放纪念两者之间巧妙地统一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