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解放与新民主主义理论的指导

发布时间:2019-04-15 16:55 来源:

  2019年是渡江战役胜利70周年,‍‍南京解放‍‍70周年,也是新‍‍中国诞辰70周年。‍‍70年,‍‍已经超过一个甲子,很漫长。对解放南京,‍‍不论如何强调它的意义,‍‍都不过分,‍‍因为‍‍中国人的命运‍‍在这一年‍‍被彻底改变了。

  南京的解放首先是渡江战役的胜利,也就是军事胜利的产物。百万雄师过大江。千舟竞发。那种场面的豪迈壮观至今还令人神往。

  南京的解放是国共长期政治与军事斗争的一个决定性的终极。从1927年起,南京成为国民党政府的首都。这个中间,除了全面抗战八年外,国共两党一直在进行生死之战,也是国共两党意识形态的激烈竞争,而南京的解放就是胜负已分的决定性的标志。

  南京的解放还是中华民国历史的终结。南京和民国有着特殊的关系,这是毋庸讳言的。共和时代是从民国诞生正式开始的,也就是从南京开始的。孙中山的临时首都就定在南京。民国以来,中国的城市中,迄今一直以京命名的也就北京与南京。而1928年国民党军队占领北京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段时间,北京改名成为为北平。抗战前,国民政府有计划将西安作为西京,但毕竟没有成为现实。重庆是抗战的战时首都,但它只是在特殊时期替代南京的功能。所以民国时代自始至终被成为京的就只剩一个南京。民国在中国历史上有其特别的意义,它只有短短的37年,还不如改革开放的时间长,去年改革开放已经40年了。民国时期有生气勃勃的新生事物,成为政治的试验场、思想的万花筒、社会的多棱镜,但无可讳言,政治的紊乱、派系林立、地方割据、长期内战、外敌入侵、腐败无能、贫穷落后更是他所呈现的特点,直到南京解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个空前强大的中央政权横空出世,一切政治与社会混乱戛然而止。

  南京的解放也代表着中国近代史的终结和当代史的开始。从19世纪开始,从中英南京条约开始,古典的传统的独立的大一统的中国开始过渡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分裂而混乱的中国,是国际地位低落甚至沉沦的时期,抗日战争的胜利虽然开始扭转这种可怕的沉沦,但内部的分裂仍然是得中国无法在国际上赢得尊敬和应该有的国际声望。这种局面因为南京的解放,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而有根本性的改观。中华民族快速走向复兴。

  对渡江战役的胜利,对南京的解放,还可以从其他的角度来观察,还会有新的认知。在此,我重点从政治的角度来谈一点看法。

  ‍‍渡江战役的胜利也好,南京的解放也好,它的政治价值远远超过军事价值。因为国共内战决定胜负的战役是辽沈战役、平津战役与淮海战役。‍‍当解放军‍‍渡过长江‍‍占领南京的过程中,并没有遇到‍‍多么强烈的抵抗,只是在渡江战役之前的三浦战役等打了一下,规模也很小。所以说,‍‍渡江战役的胜利首先是‍‍政治的胜利。‍‍在占领南京的过程当中,以陈修良等中共南京‍‍秘密党组织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南京城内城外,‍‍各阶层人士‍‍对共产党有的是‍‍拥戴,欢迎,‍‍最起码也是一个中立观察的的态度,‍‍反对的是极少数。这里面透露出来的就‍‍是人心向背。城市,尤其是国民党的首都南京这样的城市,有钱的多,有产的多,‍‍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害怕共产党,不害怕解放军?这仍然值得我们研究,值得我们去思考。从消极的方面说,是因为国民党的无能,比如完成不了统一,克服不了通货膨胀等,让他们深感失望,局势再坏,也坏不到哪里了。而积极的因素,是中国共产党干部的清廉,是‍‍解放军‍‍官兵的‍‍勇猛善战,军纪严格,是我们的‍‍统战‍‍政策行之‍‍有效。‍‍而所有这一切的背后,‍‍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纲领的‍‍深入人心。众所周知,1949年诞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不是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共和国,而是新民主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只是我们的愿景,是我们的未来。

  回顾98年党的历史,有过两个长时段的辉煌,一个时段从1936到1956年,整整20年,从小到大,从力量局促于一隅到打败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非常顺利,创造了震惊世界的奇迹。党在人民中的威信也前所未有的崇高。最重要的原因,是毛泽东等老一辈领袖懂得中国的国情,懂得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关键是敢于创新,敢于变通,而不能搞教条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个重大理论创造,而‍‍毛泽东思想中最成‍‍体系、最符合中国国情的,并被证明最为有效的‍‍就是新民主主义理论。这个理论有几个创新,一个是强调中国不能直接到达社会主义,中间需要一个新民主主义阶段。第二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但无产阶级必须掌握领导权。第三是新民主主义革命中民族资产阶级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我们的盟友,是四大革命阶级之一。新中国建立之前,我们的敌人只有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我们要建立的国家是新民主主义国家,无产阶级、农民阶级、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都属于人民。都是自己人。可以这么说,新民主主义就是吸取了长征前左倾的教训而提出来的。他说过,瑞金时代我们是最纯洁的,但斗争是最困难的。所以,新民主主义理论就为建立一个广大的统一战线奠定了理论基础,也使得国民党发反动派陷入孤立。我们志在推翻国民党政权,但我们只将代表官僚资产阶级的政治集团作为我们的主要敌人,孙中山是国民党的创始人,但从毛泽东到习近平都说我们是孙中山事业最忠实的继承者。而且新民主主义理论本身许多内容就直接来源于孙中山的晚年的思想。如耕者有其田,节制私人资本等。‍‍所以我们要从更宏观的历史视野、更高的政治站位,来看待‍‍渡江战役的胜利和南京的解放。站在当下,站在新时代,我们依然要坚持‍‍坚持改革开放,‍‍要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因为从1978年以来的改革开放到如今,就是我们党的第二个长时段的辉煌时代,已经长达41年。这41年,指导我们的理论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而新时代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就是这一思想体系的最新理论成果,是当代的马克思主义。这个理论和新民主主义有诸多相通之处。比如强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比如重视民营经济在现代化进程中的重要地位,比如重视多种经济所有制并存,比如重视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比如重视中国国情,重视实事求是。今天纪念南京解放70周年,也是我们思考当年取得南京解放胜利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由此得到启迪,将先辈的政治智慧与政治经验运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之中,用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事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