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取千里江防图

发布时间:2019-04-15 12:38 来源: 点击:1147

  5ce77991a238e7531a815069354b7f80.jpg

       图中这件黑色军用公文包现藏于渡江胜利纪念馆,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这件具有特殊意义的公文包曾经装载的内容对于摧毁国民党反动统治,迎接人民的解放起到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该公文包的主人是当时时任国民政府江防警备司令部的中校作战参谋沈世猷。

  1938年,沈世猷考入国民党中央军校学习。那时,国统区物价飞涨,民不聊生,这一切使一腔热血的沈世猷对国民党政府失去了信心,遂通过黄埔军校的同学沈济世的推荐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在自己的住地建立了秘密联络站,其妻子丁明俊作为联络站的主要负责人。

  1949年1月,中华民国陆军二级上将汤恩伯调集60万人马,部署在京沪杭战区及长江下游千余里的江防全线上,企图凭借长江天险,阻止解放军南下。

  事情紧急,为了配合解放军渡江战役,尽快获取国民党江防兵力的布置情况,地下党组织交要求沈世猷迅速搞到安庆至芜湖间,特别是荻港一带敌人江防兵力部署的全部情报,要求是越快越好,越详细越好。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一定想尽一切办法打入汤恩伯的司令部去,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第二天,沈世猷去上班的时候,见主管这段江防的古参谋正要陪同上司前去视察江防,但总部公务繁忙,找不到人带班,沈世猷赶紧上去毛遂自荐,古参谋对沈世猷很是放心,便把抽屉钥匙全权交给了他。等古参谋一走,沈世猷赶紧关上了门打开抽屉寻找作战图,竟然被他发现了一份第七缓靖区新报上来的获港地段兵力部署的详细军事图,正是地下党需要的情报。但是那张图细致而复杂,靠背是肯定背不下来的,要抄录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办公室人来人往。情急之下,沈世猷决定背水一战将江防图冒险带回家进行复制。当天晚上,等天完全黑了的时候,沈世猷就让侄子在外面放哨,然后把图纸铺在桌上,和妻子连夜把江防军事图上的兵力配备情况,详细记录下来,连江心洲上一个排一个班的配备都没放过。等到他们全部复制完,再从案上抬起头来,天已经亮了。

  第二天一早上班,他又不动声色地将江防图放回原处。沈世猷在获取国民党江防部署图后不久,位于南京孝陵卫的汤恩伯警备司令部总部宣布实行迎战戒备状态,机关内部作战人员被限制出入。沈世猷无法抽身,江防情报如何送出,又成了难题。

  1949年3月的一天,初春的南京依然春寒料峭,江防总部附近的杨树林来了一位优雅的军官太太,她身穿裁剪得体、做工考究的旗袍,怀中还抱着酣睡中的女儿。她,就是沈世猷的夫人丁明俊。

  丁明俊以到中山陵游玩的名义,为接收丈夫传递出来的情报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夫人来访,沈世猷趁机爱怜地亲了亲女儿被寒风吹红的小脸蛋,深情地将妻儿搂进怀中。就在这一亲一搂间,“江防图”被快速塞进了女儿的襁褓中。此后通过单线联系,沈世猷将江防图交给了南京地下党情报部长卢伯明,最终情报被送到江北解放军指挥部。4月20日,人民解放军战士在获港首先抢渡成功,可以说,这份江防兵力部署图在其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南京解放后,沈世猷毅然随国民党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撤退至上海,为解放上海继续及时提供了大批敌人的最新作战情报。直到去世前,沈世猷还牢牢遵守着白区工作的纪律,他对女儿说:“当年和我联络的同志名单,千万不能公开。"他对革命事业的这种毫不动摇、赤胆忠心、迎难而上、患难与共的精神,必将引领着我们一代又一代人,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努力。

  在南京解放60周年之际,沈世猷的夫人丁明俊将沈世猷在渡江战役中传递情报使用过的这件具有纪念意义的公文包,捐赠给了渡江胜利纪念馆收藏。(南京市博物总馆  萧雅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