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声音:南京解放了!

发布时间:2019-04-15 12:33 来源:南京市博物总馆 点击:1213

  c1f75ef4bc4049cbacc51f8ceffc096e.jpg

     “南京在真空了不到24小时以后,今天上午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进入市区,南京这座被国民党统治22年的古城,获得了新生。南京解放了!”

  1949年4月24日11时,南京广播电台播报了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南京解放的重大消息,也成为第一个播报南京解放消息的播音员,广大人民群众和海外华人通过广播获得了南京解放的消息。南京解放宣告了延续22年的国民党统治的覆灭,中国人民赢得了新生。但鲜为人知的是,蔡美娴及其弟弟蔡骧原是南京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他们在面临人生命运的抉择时,选择了中国共产党,选择了中国人民。

  关键的人生抉择

  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创建于1928年,由陈果夫亲手操办而成,建成之后迅速成为国民党政府对外宣传的重要渠道。1932年,江东门广播发射电台建成,并正式开播,号称“东亚第一,世界第三”。国民党当局也对中央广播电台寄予厚望,称其为海、陆、空以外的“第四条战线”。

  当时,蔡美娴是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当家女播音员之一,弟弟蔡骧任电台传音科科长,负责管理广播这一块。1949年初,随着三大战役的胜利,国民党的主力部队已基本消亡殆尽,人民解放军挥师南下,南京国民党政权的覆灭已成定局。1月,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开始疏散,每个人都拿到一张表格,上有4条“疏散志愿”“供君选择”:1.志愿疏散,发6个月工资;2.调下属地方台工作,发给搬迁费;3.去台湾,有疏散船可坐;4.留京工作。虽然每条路都有人走,但多数人选择了回到家乡,到地方台工作。

  蔡美娴早年深受封建家庭压迫,在抗战期间,亲眼目睹了国民党政府和军队的腐败、无能、扰民。她在从济南广播电台前来南京途中,曾经与解放军同行过,看到解放军纪律严明,士气高昂,对此十分佩服,认为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才是人民的军队。最终她决定留下来,同时,也力劝弟弟留下来,蔡骧也早对国民党腐朽黑暗统治不满,就放弃了去台湾的机会,与姐姐一起留在了南京。

  自觉接受党的领导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上签字,北平和谈失败。21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22日,代理台长悄然离开。23日,蔡美娴、蔡骧等电台职工照常上班,并将呼号“XGOA”改为“XGOB,南京广播电台”。当夜,伴随着隆隆炮声,国民党溃逃的军车声响了大半夜。24日凌晨,机房来电话询问:“国民党都跑了,还开不开机?”蔡骧回答:“开机”,并告诉姐姐蔡美娴播出方式,报两次呼号,放15分钟音乐,其他话都不说。不久,就收到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呼叫“南京广播电台”。蔡骧立即回答北平的呼号,由于是播音时间,约定9点正式通话。

  当时,为了得到南京解放的最新消息,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尝试,通过电波,同南京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通话。在梅益的指示下,齐越同蔡骧进行了一次历史性通话。

  齐越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

  对方答道:“我叫蔡骧,是做播音工作的。您贵姓?”

  “我姓齐,叫齐越,整齐的齐,越打越强的越。我奉本台领导的指示跟你通话。现在你报告一下南京的情况。”

  “红军已在凌晨进入南京市。”

  “不对!不叫红军,叫中国人民解放军。

  “是,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我要求你负责保护好电台和机器,遵守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约法八章。”

  “是,是是……”

  “你们要等待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不许破坏,不许听信谣言。”“是。”

  由于蔡骧不了解南京的具体情况,双方约定11点再次通话。蔡骧通过友人王介生找到武汉《大刚报》驻京记者钱文源,请他采访南京概况。到了11点,蔡骧向北平报告了南京已经解放的情况,并接受了四点指示:1.南京解放的消息可立即播出;2.南京台可以转播新华台的节目;3.保护好电台;4.等待接管。

  蔡骧等人遵照北平新华广播电台的指示,他们顶住了一批又一批不明身份的人要求“接管”电台或进播音室播音的企图。蔡美娴也成为第一个播报南京解放消息的播音员,这次通话,使北平新华广播电台迅速报道了这一喜讯,比新华社的电讯要早6个小时。

  人民的广播电台

  1949年5月6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文教委员会在事先进行了充分工作的基础上,正式接管了跟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当月,在此基础上,南京人民广播电台成立,5月18日正式播音。1952年底,江苏省人民政府成立,在此基础上又成立了江苏人民广播电台,并于1953年元旦正式播音。蔡美娴也成为江苏人民广播电台的第一代播音员。

  时光荏苒,蔡美娴先后任南京人民广播电台和江苏人民广播电台播音组播音员、副组长、组长,后到江宁县有线广播站工作,1975年退休,2018年6月在南京去世。

  蔡骧于1952年调离南京,先后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曾任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导演、北京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委员、研究员。2001年7月因病在北京去世。

  参考文献

  [1]蔡美娴:《挥之不去的记忆》,香港,中国国际文艺出版社,2015年10月版。

  [2]南京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红日照钟山——南京解放初期史料专辑》,南京,南京出版社,1990年版。

  [3]白絮:《一次不寻常的广播通话》,《新闻研究资料》,1980年第4期。

  [4]汪学起、是翰生:《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史实简编》,《新闻研究资料》,1988年第1期。

  [5]汪学起、是翰生:《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史实简编(三)》,《新闻研究资料》,1988年第3期。

  [6]邵燕详:《两位故人的往事》,《北京青年报》,2018年4月14日第A15版。

  (南京市博物总馆 沈利成)